張愛玲的這四句話,道出愛情的真諦

胡琴咿咿呀呀拉著,在萬盞燈的夜晚,拉過來又拉過去,說不盡的蒼涼。

張愛玲,30年底上海灘最著名的女作家,用一支筆,寫盡哀涼,寫盡華美,寫盡愛情。

她總是言簡意賅,卻動人心腸,這四句愛情語錄,更是戳人心扉,一語道出愛情的真諦。

一 于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要遇見的人,于千萬年之中,時間的無涯的荒野里,沒有早一步,也沒有晚一步,剛巧趕上了,那也沒有別的話可說,惟有輕輕地問一聲:“噢,你也在這里嗎?”

出自張愛玲寫過的一篇散文,名字叫《愛》。

文章短小簡單,不過是她聽過的一個故事。

一個年輕的鄉村姑娘,在春日的桃樹下,看了陌生的年輕男子一眼。

兩人沒有交集,之后,姑娘遠嫁他鄉,一生顛沛流離,在困頓中枯萎了容顏,蒼白了頭發。

然而卻還是會想起,那年,那景,那樣的好時光里,曾經有那樣的一個人。

一眼,一念,一生。

有時候,愛情就是這樣,有些人,只出現了一瞬,卻要用一生來懷念。

二 見了他,她變得很低很低,低到塵埃里,但她心里是歡喜的,從塵埃里開出花來。

這句話是張愛玲在送給胡蘭成自己的照片時寫在照片背后的話。

熱戀中的男女,愛到極致,甘愿為對方做任何事。

他是漢奸,她不管,他有妻女,她不管,頂著巨大的輿論壓力,就那么義無反顧,無怨無悔的隨他而去。

兩情相悅的日子里,兩人執筆寫下婚書契約:“愿歲月靜好,現實安穩”。

她為他低到了塵埃里,然而,她心中是歡喜的,眉梢眼角都是喜悅。

可惜,美好的誓言抵不過現實的殘酷,胡蘭成并不是一個值得托付終身的良人。

傷透心的張愛玲也曾給胡蘭成寫信,都是決絕。

但是,曾經愛過,擁有過,也是一種幸福吧。

愛情是那么的誘人,就像飛蛾,明知會受傷,還是會義無反顧的撲進火里。

三 也許愛不是熱情,也不是懷念,不過是歲月,年深月久成了生活的一部分

出自《半生緣》

這是男主沈世鈞的獨白,彼時他與分離了十四年的女主顧曼楨重逢,即使多年前的誤會消除,即使明知她受了那么多傷害,即使是他曾深深愛過的人,他們之間,也只有一句:“我們再也回不去了”。

他愛過曼楨,只是,十四年的光陰,他早已有妻有子,哪怕妻子與他脾性相差甚遠,彼此之間并不十分喜歡。

然而,那些共同的牽絆,那些攜手走過的歲月,已經匯成了生活的一部分,融入了生命的骨血中,無法輕易割舍。

走過年少的熱戀和激情,中年人的感情,更多的是細水長流,是經營好一個家的責任,是為人父為人夫的擔當。

曾經的山盟海誓,抵不過如今的半晚安睡。

四 生在這世上,沒有一樣感情不是千瘡百孔的。

出自《留情》

張愛玲的文字,總是那么一針見血,不管是白月光,還是蚊子血,揭開華麗的表面,都可以窺見內在的傷疤。

世上本沒有完美的感情,平常夫妻,在柴米油鹽,日復一日的消磨中,哪里來的神仙眷侶呢?

這句話很著名,但是,我更喜歡后面的一句。

它們連起來才算完整。

生在這世上,沒有一樣感情不是千瘡百孔的。然而敦鳳和米先生在回家的路上還是相愛著。

成年人感情的可貴之處,就在于看破了愛情的真諦,卻依然選擇相愛。

文章為月下共讀原創,圖片來源于網絡。更多好詩好書,請關注月下共讀,月光溫酒,好書共讀。

云南快乐十分开前三直